超級商業帝國

    范鴻漸苦笑著說道:“老大,不管是你也好,我也好,咱們都單打獨斗慣了,尤其是你,在經商的時候,面對眾多敵手,很多時候你一個人就足以解決問題啊,所以你也沒有機會去和其他人聯手。這也是咱們最大的軟肋??!

    但是這個張天虎卻是一個組局高手,不管是滄海保險董事長段明基也好,越商銀行董事長馬瑞華也罷,包括他所請的每一桌上的人,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這些人都不是簡單的人物,都可以在與咱們這次千龍地產的競爭中出一把力的。

    由此可以看出,這個張天虎對于我們千龍地產這個項目中所產生的利益,其實并不是特別的看重,那我就好奇了,他既然愿意和這么多人來共享這個項目中的利益,那么他所看重的又是這個項目中的哪些因素呢?”

    秦峰苦笑著搖搖頭說道:“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可能知道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不過我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化解張天虎在這次千龍地產項目上意圖牟利的目標?!?br />
    第2天,張天虎又招來了趙天德以及滄海保險董事長段明基以及越商銀行董事長馬瑞華,幾個人召開了一次小范圍的會議。

    張天虎說道:“各位,經過這段時間的醞釀,我感覺在三天之后要求千龍地產召開緊急董事會的時機已經成熟,你們怎么看?”

    趙天德說道:“我支持張總的觀點,同時我認為,雖然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處于上風,但是我們也不能小看這個秦峰,此人的破壞力確實很強大,我們應該派人24小時對秦峰以及范鴻漸展開監控,確保他們兩人的一舉一動全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br />
    張天虎點點頭:“這個提議很好,老趙你負責去操作就可以了?!?br />
    段明基沉吟了片刻說道:“天虎,雖然目前我們推進比較順利,但是我們還是不要忽略了秦峰他們可能采取的反擊措施,他們絕對不會坐以待斃,我認為,我們要想穩住大局,必須要與國澤集團聯合起來。而國澤集團在我們沒有進入千龍地產之前,是千龍地產的第二大股東,擁有12%的股份,如果我們能夠和他們聯合起來,我們雙方加在一起將會擁有40%以上的股份,那么我們可以在董事會上否定秦峰和范鴻漸他們那一方提出的幾乎所有的議案?!?br />
    張天虎點點頭:“這個辦法好,誰來負責落實呢?”

    段明基笑著說道:“我來吧,我和國澤集團總裁張春風是大學同學,而張春風也是千龍地產董事會的董事,而他們國澤集團在董事會11名董事中擁有三個董事。屬于里面的董事大戶?!?br />
    趙天德有些震驚的說道:“國澤集團以前不是千龍地產的第二大股東嗎?怎么他們在董事會里面竟然有三名董事?”

    段明基笑著解釋道:“原因很簡單,因為之前范鴻漸是千龍地產的第一大股東,但是范鴻漸卻并沒有把心思放在千龍地產,所以他需要有人做他的代言人,而國澤集團最擅長的就是管理和運營,所以范鴻漸便把原本屬于他的董事位置讓給了國澤集團兩個,而國澤集團也沒有辜負范鴻漸的期望,在國澤集團的管理之下,整個千龍地產一直高速發展,直到遇到這次經濟?;?,千龍地產集團同樣也陷入了困境之中,股價也沒有之前那么高了。這就給我們創造了機會?!?br />
    趙天德這才恍然大悟。不過還是有些擔憂的說道:“段總,我現在擔心的是張春風只是國澤集團的總裁,他能否代表國澤集團?”

    段明基微微一笑:“其實,作為一家國企,國資集團總裁和董事長雖然一正一副,但大部分時間,兩人之間并不會有太深的矛盾,尤其是張春風比國澤集團的董事長要年輕五六歲,現在也才50歲左右,但是級別卻已經不低了,未來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張春風要想從國企領導轉到公務行列,是需要機遇,同時也需要人脈,而這個時候,天虎的身世背景就可以派上用途了。

    我們雙方合則兩利,這是雙贏的結局。

    而如果張春風要想繼續和范鴻漸合作,那么他就要考慮一下,他的這種合作雖然能夠保住暫時的利益,但也只是對范鴻漸有利而已,對他自己來說,不管是和我們合作也好,和范鴻漸合作也好,其實對他的經濟利益都沒有太大的損失。

    但是,如果和范鴻漸合作,他損失的將會是他自己個人發展的利益,而和我們合作,他獲得的不僅僅是經濟上的利益,還有個人發展的前途。

    我說天德呀,你不要認為張春風是國澤集團的總裁就一定可以代表國澤集團的利益,這種代表其實是有一定的限度的,在不損害自身利益的前提下,他可能會代表一下國集團的利益,因為在其位謀其政,他也需要通過他的表現來贏得上級領導的認可,進而在他的職業發展規劃中給予提拔。

    而實際上,每一個像張春風這樣的管理者既代表著他背后的集團,也要考慮他自身的發展和利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所以,我相信只要我從這個角度去和張春風進行深入溝通,張春風一定會說服國澤集團其他兩名董事向我們靠攏的,我估計秦峰下一步最有可能對我們展開反擊的最核心的手段就是合縱連橫,想盡辦法來削弱我們的力量,但是,只要我們能夠比它提前下手,只要我們能夠掌握住最關鍵的人物,秦峰不管采取什么手段,最終都會失敗的!因為秦峰或許是一個商業奇才,但是他對于人性的理解還是太弱了,而在商場上,要想獲得一個項目的成功,不僅僅需要考慮商業上的布局和商業上的手段,最關鍵的是,要理解商業上的人,尤其是處于關鍵位置的人,他們的需求是什么,他們的性格是什么,只有你對人性有充分和深入的認識,才能夠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這一次,就讓我們用鮮活的案例來給秦峰上一課!”

    段明基說完之后,趙天德使勁的點點頭,看向段明基的眼神中充滿了欽佩,他終于明白為什么段明基能夠創立滄海保險了,看來,段明基對于人性的認知要遠遠超過自己。

    張天虎笑了,他之所以會把段明基拉進這次野蠻收購的項目中來,他所看重的不僅僅是段明基公司所擁有的龐大的資金實力,他所看重的更是段明基那強大的人脈關系以及他自己獨創的商業理論。

    隨后,他們又展開了更加深入的探討,一個個細節被他們提出來,探討后,制定出相應的預案。

    張天虎雖然在表面上對秦峰采取了鄙視的戰術,但實際上,張天虎是外松內緊,對他而言,面對秦峰這種級別的對手,他不想自己有一絲一毫的松懈,他必須要戰勝秦峰,成為整個華夏年輕一代中的第1人!

    第2天下午,秦峰也出招了,秦峰帶著范鴻漸與宋寶財在一家茶館內相見,三人一邊喝著茶,一邊聊著天。

    他們聊了整整三個多小時。

    等他們離開之后,一直負責對秦峰進行盯梢的男人躲藏在他的汽車內,拿出手機撥通了趙天德的電話,把秦峰和范鴻漸見面以及約談時間全都向趙天德進行了匯報。

    趙天德聽完之后,立刻將此事告訴了張天虎,張天虎聽完之后不由得眉頭微皺:“秦峰怎么會認識宋寶財呢?”

    趙天德連忙說道:“這個事情我調查過了,秦峰和宋寶財曾經一起乘坐飛機前往非洲卡斯特,不過根據我了解到的情況,好像秦峰和宋寶財之間曾經發生過激烈的矛盾沖突,按理說他們之間是有恩怨的,所以這次見面我感覺有些不同尋常?!?br />
    張天虎略微猶豫了一下,笑著說道:“我和宋寶財也算是普通的朋友,大家見面都會點點頭,那我就親自打電話問他一下吧。我相信,以宋寶財這家伙的做事風格,他肯定看不上秦峰?!?br />
    說到此處,張天虎拿出手機撥通了宋寶財的電話,接通之后,張天虎笑著說道:“寶財兄弟,最近忙啥呢?有時間出來一起吃個飯唄?”

    宋寶財笑著說道:“原來是天虎啊,找我有事嗎?”

    張天虎和宋寶財寒暄了幾句之后,這才說出自己的真實目的:“寶財兄弟,我聽說最近秦峰似乎想要搭上你的那條線兒,不知道這家伙想要干啥呀?”

    宋寶財頓時明白了張天虎的意思,笑著說道:“秦峰呀,他想讓我參與到千龍地產的這個項目中來?!?br />
    張天虎的語氣微微一變:“寶財兄弟,你是怎么想的?如果要想參與這個項目的話,我這邊可以為你提供機會?!?br />
    宋寶財微微一笑:“天虎啊,這個事情我現在還在考慮,具體是否會參加,以什么形式參加,我需要對這個項目先進行一下調研,然后再告訴你答案,你看行嗎?”

    張天虎點點頭:“好的,寶財兄弟,那我就等你電話了!”

    掛斷電話之后,趙天德看向張天虎說道:“這個宋寶財是什么意思?為什么不直接給張少答案呢?”

    張天虎冷冷的說道:“這個宋寶財有些不太對勁兒啊,他以前絕對不是那種拖拖拉拉的人,對于宋寶財我認為沒有必要太下太多的力氣了,做好對宋寶財介入此事的準備吧?!?br />
    趙天德有些不解的說道:“張少,宋寶財應該不敢得罪咱們吧,雖然他們宋氏家族很有實力,但是您和他也不相上下,難道他還敢為了一個小小的秦峰和您作對不成?”

    張天虎沉聲說道:“理論上宋寶財不應該做出這樣的選擇,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有一種直覺,這個宋寶財不是我們這條線上的人!做好他成為我們對手的準備,有備無患!”

    趙天德點點頭:“好的,那我這就去安排?!?br />
    宋寶財掛斷電話之后,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秦峰的電話,把張天虎和他談話的內容跟秦峰說了一遍,秦峰聽完之后,不由得眉頭一皺:“這么說來,張天虎是知道我和你見面了,那么這也就意味著張天虎一直派人盯著我,如此看來,這個張天虎很有心機和城府啊?!?br />
    宋寶財苦笑著說道:“秦老大,實話跟你說吧,我真的不想和張天虎這樣的人做對手,此人在我們圈內被稱為笑面虎,表面上看起來溫文爾雅,實際上真正出手的時候手段狠辣,沒有人愿意得罪他,而且此人非常善于合縱連橫,人緣非常好,人脈非常廣,所以很多圈內人都愿意和他成為朋友,而不是對手,因為成為這樣人的對手太恐怖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