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三网上可以买吗 > 玄幻小說 > 男人都是孩子 > 第五章以互相傷害為前提

今日快三手机版开奖结果3分: 第五章以互相傷害為前提

    男人都是孩子

    方山木卻顧不上和古浩討論中年男人遭遇第二次愛情時的心境,畢竟他和盛晨就是初戀,他體會不到古浩重新回到初戀身邊雀躍的心情,他現在只想知道盛晨是不是安全。

    盛晨的電話一拔就通。

    “回家了?”方山木急切地問道。

    “回了?!筆⒊康納艉芷驕?。

    “沒發生什么事情吧?”

    “能有什么事情?”盛晨微有幾分嗔怪,“怎么啦一驚一乍的?先不和你說了,我在烘焙,要糊了?!?br />
    “我馬上到家?!憊葉系緇胺繳僥靜畔肫鶚⒊肯衷諉刻齏虺禱丶?,她沒有車開。以前她擠公交轉地鐵,后來好景常在的營收上去之后,在方山木的強烈建議下,她改變了出行方式,開始打車了。

    打車一是便捷二是安全,唯一的缺點就是貴。

    這么一想,方山木安心了不少。

    到家后,方山木先到了地下室,查看了一番,沒有發現可疑的人以及問題,才放心下來。再一想,他所在的小區畢竟是高端小區,物業管理很規范,外人和非業主汽車很難入內。

    坐電梯上行,門一開,平安喜樂就沖了過來,圍著他歡喜雀躍跳個不停。有段時間平安喜樂跟他住在301室,后來發現它們有些悶悶不樂,一想也是,既沒有人每天帶它們出去玩,又沒有大院子可以撒歡。他有時忙得早起晚歸,把它們關家里一整天也不好。

    就又送回了盛晨身邊。

    盛晨以前對平安喜樂雖然也喜歡,但不夠真心投入,現在全心全意照顧它們,也慢慢地贏得了它們的認可。現在有一半時間圍著兒子轉,另一半時間就圍著盛晨。

    盛晨現在頗為享受平安喜樂對她的圍繞,感覺是它們的依靠和支柱,或者在它們身上有方山木的影子,它們的圍繞就像方山木時刻在自己身邊一樣。

    只不過她對平安喜樂再好,只要方山木一回家,它們就會立刻移情別戀,馬上回到方山木身邊,和方山木親熱。也就是說,她是它們退而求其次的選擇。

    不,是第三選擇,第二選擇是兒子。

    “咦,你今天怎么回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筆⒊課⒂芯?,見方山木臉色不對,忙問,“怎么了?出事了?”

    “車胎被人扎了,古浩也出了一個小車禍,有人在對我們同時下手?!狽繳僥玖成醭?,“不用想肯定是周逍,周逍狗急跳墻了?!?br />
    “我回來是想提醒你一下,最近要多加小心,還有,江邊沒什么反常的地方吧?”說心里話,方山木有幾分擔心江邊,如果是以前,他相信江邊不會和周逍合作,但是現在,江邊很有可能因為古浩而做出情緒化的決定。

    “沒有,一切正常啊。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放心,我沒事,江邊和胡盼也沒什么異常。胡盼自從來到好景常在之后,就單獨出去了一兩次,然后就很老實地在公司工作了?!筆⒊堪參糠繳僥?,“別胡思亂想了,胡盼應該是和周逍已經斷絕了聯系,或者說,來往不多了。對周逍來說,她也沒有什么利用價值了。不過她的工作能力還是可以的,最近提升了不少??梢鑰闖隼此樾韃桓?,估計也是受周逍的影響?!?br />
    胡盼情緒不高就對了,她得有一個適應期。如果能適應過后,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再主動向他認錯,方山木還會選擇原諒她。如果胡盼一直當什么事情沒有發生,他不會讓她這么容易過關。

    “兒子呢?”方山木朝樓上喊了一聲,“兒子,老爸回來了?!?br />
    “汪,汪?!逼槳慘哺膠妥藕鵒思干?,幫方山木叫人。

    “兒子還沒回來,你這爸怎么當的?沒開過家長會,不知道兒子上初中還是高中,也從來沒有見過兒子的班主任,你可真行?!筆⒊勘環繳僥酒α?,“現在兒子都上高中了,回家比以前晚了?!?br />
    “好吧?!狽繳僥巨限蔚匭α誦?,“他是打車回來還是坐公交?要不要我去接他?”

    “他騎車!”盛晨幾乎無語了,“你都不知道他學校在哪里,走哪條路回家,怎么接?行了,別搗亂了,老實地坐一邊兒,等下吃晚飯?!?br />
    方山木心神不定,不停地看表。等兒子平安進門的一刻,他一顆心才落到了實處。不厭其煩地交待了兒子一些注意事項,盛晨的晚飯就做好了。

    “不知道你要回來,就做了你最不喜歡吃的面包,你就湊合著吃吧,也別挑食了?!筆⒊拷姘頻蕉用媲?,“反正兒子愛吃就行了,你可以不吃或少吃,減肥?!?br />
    “老媽,少說幾句,你不覺得你啰嗦嗎?”方向東頗為不滿地白了盛晨一眼,扔了一塊面包給平安,平安看了一眼,無動于衷。

    “平安,你喜歡老爸還是老媽?”方向東逗平安,“喜歡老爸就伸出左腿,老媽就右腿?!?br />
    平安歪了歪頭,似乎還想了一想,然后伸出了左腿。

    “你個沒良心的,天天喂你哄你陪你,你還是覺得他好是吧?”盛晨踢了平安一腳,“離我遠一點兒,離他近點?!?br />
    平安不滿地吼了一聲,還真離盛晨遠了幾分,依偎在了方山木的腳下。喜樂不干了,沖盛晨接連叫了幾聲,跳到了方山木的椅子上。

    盛晨被氣笑了:“方山木你瞧瞧,你瞧瞧,你說要對它們好,它們就會對你好。最近我對它們有多好,你兒子看得清清楚楚,結果呢?它們還是拿你當爹不拿我當親娘!”

    “你們不是離了嗎?平安喜樂聰明著呢,它們平常跟著你是為了生存,等老爸回來和老爸親熱,是情感訴求?!倍映ご罅瞬簧?,嗓音也微有變粗,思想也更成熟了,“老媽,雖然你最近進步很大,但還是要反思一下,為什么你還是沒有老爸受歡迎?”

    “吃飽沒有?”盛晨臉一沉,“吃飽了就去寫作業,考不上清華北大,你就別跟我說話?!?br />
    “看,這就是你的問題所在,還是喜歡報復性懟人,以互相傷害為前提對話,誰愿意和你交流?”方向東平常沒少受盛晨管教,每次方山木一回來,就會仗勢欺人,他拿起一塊面包就跑,“我支持老爸和你離婚,你們什么時候正式辦離婚手續?我要跟著老爸。到時我和平安喜樂一起走,你一個人愛怎么著就怎么著,多自在!”

    “你……”盛晨氣極,揚手欲打方向東,方向東卻早就跑遠了,她愣了片刻,忽然眼圈一紅,哭了,“方山木,我以后什么都不管了,都讓你管??純茨愣映墑裁戳?,多管事多吃屁是不是?嗚嗚!”

    方山木心中一沉,想批評兒子幾句,兒子卻跟兔子一樣跑到了樓上。他抱住了盛晨肩膀:“好啦,知道你比我辛苦,又要創業又要顧家,還要管兒子。等過去這一段時間,等我收拾了周逍,我就回家住。公司馬上搬家,新地址離家里近了不少?!?br />
    盛晨沒說話,繼續哭,哭得很傷心很無助,方山木嘆息一聲,抱緊了盛晨。他也知道盛晨近來確實辛苦,公司的事情很多,壓力都在她身上,江邊近來情緒波動,完全不在狀態?;購糜欣緞暮禿蔚陌錈?,讓她多少緩解了幾分。

    但她還是得照顧家里,要盯緊兒子的學習,確實比他需要操心的地方多多了。這么一想,方山木忽然覺得盛晨的肩膀瘦弱了幾分:“最近都累瘦了,也挺好,省得節食減肥了?!?br />
    “我又不胖?!筆⒊坎豢蘗?,把眼淚抹在了方山木的衣服上,“你天天當甩手掌柜,還落好人,世界真不公平。你們男人都是壞孩子,得了便宜又賣乖?!?br />
    “不哭了,好啦。女人有女人的累,男人有男人的難?;壩炙禱乩?,女人有女人的幸福,男人有男人的知足。畢竟不管一個男人有沒有本事,他都要用盡全部的力氣養家,有些人,光是活著就已經拼盡了全力,他背負家庭前進,像個蝸牛。而女人,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一樣有本事可以既下得了廚房又上得了廳堂,她們大多數只能兼顧一頭?!?br />
    “少夸我,夸我也沒用,我決定不伺候你們爺倆兒了?!筆⒊科涫狄丫?,就是故意要再拿捏一下,不過還沒等方山木繼續勸她,她忽然想起了正事,“你是懷疑周逍接下來會用不法的手段對付我和江邊?”

    “對,不只是你和江邊,還有可能是有兒子?!狽繳僥疚⑽⒅迕?,“也包括我和古浩。他對付我和古浩倒沒什么,我們可以應付,就怕對你們不利,防不勝防。所以我先提醒你一下,你提醒一下江邊,然后我和古浩一個正面一個背后,前后夾擊周逍,盡快打敗他,讓他不再興風作浪?!?br />
    “我相信你可以很快就解決了周逍,周逍這么無恥的人還能坐在高位,是互聯網行業的悲哀?!筆⒊肯肓艘幌?,“我和江邊怎么配合你們?當然,是在瞞著胡盼的前提之下?!?/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