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寵妾要上天

    柴傾城連忙開口,直接將蕭景瑞的話頭截斷,“今日怎么沒來看戲???我都等到晚上了,都等不到人?!?br />
    說起這個,柴傾城就一肚子氣,斜眼看了一眼蕭景瑞,語氣中有些抱怨,“這會子戲班子早歇下了,我可沒戲給你看了?!?br />
    蕭景瑞有些赧然,這件事確實是他不好,此刻看著柴傾城有些委屈的樣子,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沉默了半晌之后,硬邦邦地說了句:“臨時……有事耽誤了……”

    “哼……”

    柴傾城其實也沒多生氣,一方面是因為蕭景瑞確實是放了她鴿子,另一方面則是剛才蕭景瑞揪住那伙人不放,柴傾城不想說實話,又怕被蕭景瑞察覺,因此才硬起了一個話頭,好轉移一下蕭景瑞的注意力。

    但此刻看著蕭景瑞這副又愧疚又有些羞赧的樣子,余光觸到了他沾滿了涼意的發梢,不由得心中一軟,想著這人雖然嘴硬了些,可好歹人家也是第一時間就過來救了自己,語氣也隨之軟了下來。

    “好啦好啦,多謝?!?br />
    還算知好歹,蕭景瑞緩緩抬頭看了她一眼,見她原本笑瞇瞇的眉眼忽然一蹙,身子一晃,朝著一旁趔趄了兩步,心中大驚,連忙上前一步,伸手將她攬住,好看的劍眉一凜,沉聲問道:“怎么了?”

    柴傾城搖了搖頭,勉強站住了。

    “沒事,大約是剛才被嚇壞了吧……”

    她也不知道自己剛才是怎么了?只是忽然間覺得頭暈目眩,四肢無力。

    “你啊,以后千萬不要再亂來了?!?br />
    蕭景瑞看著她,忽然間嘆了口氣。

    柴傾城晃了晃腦袋,“沒事,放心吧?!?br />
    說著,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沒事了,柴傾城沖著蕭景瑞指了指桌上冷掉了的菜,問道:“你餓不餓,我吩咐駱掌柜把這些菜熱一熱,一同吃些可好?”

    蕭景瑞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空,再轉過頭來看著柴傾城面前這一大桌子菜,更是嘆氣了。

    都說過午不食。

    這個丫頭怕不是把自己當成飯桶了不成?

    “不了,你……少吃點……”蕭景瑞硬邦邦地說出這句話,然后看了柴傾城一眼,繼續說道:“時間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br />
    她忽然語氣一軟,倒讓蕭景瑞一時不知道如何應對了,只是瞧了她兩眼,輕咳了一聲,硬邦邦地開口。

    “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br />
    說罷,轉頭走了出去。

    柴傾城一愣,看著蕭景瑞的背影忍不住搖了搖頭,待蕭景瑞的身影消失在門外的時候,她忽然變了臉色,轉頭朝著后面喊了一聲:“駱掌柜!”

    那駱掌柜聽到柴傾城呼喚自己,連忙跑進來,就看到柴傾城沖著自己擺了擺手,他神色一凜,連忙上前將大門仔細關好,又走到兩邊仔細檢查了下窗戶,確認周圍確實無人之后,這才轉過頭去,小心翼翼走到柴傾城身邊,低聲問道:“怎么了?柴小姐?”

    柴傾城沒有說話,只是遞給駱掌柜一個眼色,示意他跟著自己上樓去。

    兩人便一前一后上了樓。

    打開機關之后,那女子已經暈了過去,

    柴傾城臉色一變,安置好女子之后,又轉頭對著駱掌柜叮囑了一聲:“掌柜的,這名女子就暫時安置在密道之中,秘密請個大夫來為她治傷。過兩日我再來看她?!?br />
    見柴傾城似乎十分嚴肅的樣子,駱掌柜雖然心中有許多疑惑,卻也瞧了柴傾城一眼,并沒有問出來,只是鄭重點了點頭。

    柴傾城沖著他感激一笑,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駱掌柜他們已經真正將她當成了天香樓的一份子了。

    他們絕對相信她,她也絕對相信他們。

    因此柴傾城也沒有多做解釋,只是簡單地叮囑了幾句,便回了宮。

    翌日一早,柴傾城還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時候,春蕊便從外面走了進來,聲音中夾雜著十分開心的情緒。

    “郡主!郡主!宮外送東西進來了!”

    柴傾城一愣,張嘴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將雙手伸出錦被,伸展了一下身體,緩緩坐了起來,靠在床頭的枕頭上,看著春蕊樂呵呵地走進來,一甩手,兩個沉甸甸的三層食盒放在了桌上。

    “里面裝的是什么?”

    柴傾城蹙起眉頭側頭問道。春蕊撓了撓頭,“奴婢也不知道?!?br />
    說罷沒,抬眼瞧了柴傾城一眼,試探著問道:“要不然……奴婢打開?”

    柴傾城失笑不已,這丫頭,早就按捺不住想打開了吧,偏偏還要征得自己的同意。

    于是柴傾城極為配合地點了點頭,“嗯,你打開吧?!?br />
    話還沒說完,春蕊便興沖沖地伸手將食盒的蓋子小心摘了下來,探頭朝著里面看了一眼,臉上一喜?!鞍ミ銜?,郡主,這么精致的糕點??!”

    春蕊嘖嘖稱嘆了一番,又側頭將另一個食盒的蓋子打開,里面整整齊齊地擺放著幾瓶五顏六色的果酒,散發著濃郁的香氣。

    “郡主!這……好像是上次您帶我出宮去喝的果酒哎……”春蕊眼前一亮,驚喜地叫了起來。

    果酒?

    柴傾城一愣,隨即便笑著搖了搖頭。

    她前幾日只是隨口說若是能將這些東西帶給宮中的各人吃該多好,沒想到駱掌柜還真的上了心,竟然給千里迢迢地送進來了。

    她忍不住一笑,一股暖意從心中蔓延到四肢。

    “郡主?這是誰送的???”

    春蕊見柴傾城似乎十分幸福的樣子,側頭看口問道。

    “上次那位駱掌柜?!?br />
    柴傾城微微一笑,說罷,便直接將身上的錦被一揭,直接坐了起來。

    “郡主,您不睡了?”

    春蕊一愣,今日既沒有課要上,也沒有別的事情要做,怎的他們家郡主還起的如此早。

    “收拾一下,我們去壽康宮?!?br />
    柴傾城看了一眼擺在桌上的兩個食盒,一邊低頭穿著靴子,一邊開口說道:“也好久沒有去看太后娘娘了,正好拿著這些新奇玩意兒去給她老人家嘗嘗鮮?!?br />
    聽到柴傾城這么一說,春蕊咧嘴一笑,連忙點了點頭,伸手將蓋子小心蓋上,然后快步走過去,替柴傾城整理起來。

    似乎是提起去壽康宮看蘇柔兒,春蕊的手上麻利了不少,因此直消半刻,兩人收拾完畢,提著食盒出了門。

    今日天氣極好,還是早晨,陽光卻十分明媚,照得兩人身上暖洋洋的,道路兩邊原本枯黃沒有生機的干草已經漸漸染上了綠色,整個大地似乎都在漸漸恢復活力。

    轉眼間,兩人便走到了壽康宮門口。

    有小宮女看到柴傾城主仆兩人走了進來,連忙走過來沖著柴傾城行了個禮,然后轉過頭走進去通傳。

    “郡主,您怎么來了?”

    楊嬤嬤直接從里面走了出來,親自迎著柴傾城走了進去,柴傾城注意到楊嬤嬤似乎紅光滿面,十分開心的樣子,便笑著看了楊嬤嬤一眼,一邊走,一邊回頭沖著春蕊調笑著說道:“你看楊嬤嬤怕是有什么好事,都笑的合不攏嘴了?!?br />
    春蕊也咯咯直笑。

    楊嬤嬤看了柴傾城一眼,搖了搖頭,臉上的笑意卻不減,低聲說道:“有好事的人可不是老奴?!?br />
    柴傾城一愣,低聲問道:“那是……”

    楊嬤嬤將她直接帶進了內室,語氣中帶著一絲神秘,“進去了,您就知道了?!?br />
    柴傾城一愣,帶著一絲疑惑走了進去。

    蘇柔兒披著外袍靠在軟墊上,紅光滿臉,朝著自己這邊看了過來,目光十分溫和,沖著柴傾城招了招手,“傾城,您來了,快!快過來……”

    柴傾城點了點頭,跪下去沖著蘇柔兒規規矩矩行了個禮,然后才抬起頭來,走了過去。

    這時,柴傾城才注意到,在蘇柔兒的右邊被幔帳擋住的椅子上還坐著一個人。那是一名大約十六七歲的女子,長相秀麗,溫婉端莊,一雙彎彎柳葉眉更襯的整個人亭亭玉立,氣質不凡。

    “郡主好?!?br />
    那名女子看到柴傾城的時候,微微一笑,立馬站起身來,沖著柴傾城緩緩行了一禮,舉手投足之間盡顯文雅,每一次衣擺的飄動都恰到好處。

    柴傾城一愣,微笑著回禮。

    “傾城,坐吧?!?br />
    蘇柔兒對著楊嬤嬤擺了擺手,一個靠著軟墊的椅子被搬到了蘇柔兒和那名女子面前,柴傾城謝了恩,緩緩坐下。

    “傾城啊,這位是曹國公的獨女曹紫萱……”她微笑著對柴傾城介紹道,又回頭對著那位曹小姐介紹著柴傾城,“這位是傾城,故人之女?!?br />
    “曹小姐好?!?br />
    柴傾城沖著那名女子點了點頭。

    “傾城,紫萱對女工和禮儀多有研究,你以后可以跟她常常來往?!?br />
    柴傾城抬眼又看了一眼那位曹小姐,乖巧地點了點頭。余光卻落在了蘇柔兒搭在那位曹小姐手背上的手,以及蘇柔兒明顯十分熱切的眼神,那種眼神實在是過于熱切。

    柴傾城心中不由得緩緩浮現出一個大膽的猜想來。這位曹小姐地位顯貴,又出落的落落大方,亭亭玉立,行為舉止又極有分寸,章法十足,難道是……

    “哦,對了,娘娘,曹小姐?!輩袂慍親范宰帕餃慫檔潰骸扒慍竊詮馀戳艘恍┬孿釋嬉?,若不然一起嘗嘗?”

    她眼睛亮晶晶地,看得蘇柔兒心中極為歡喜,立刻便點了點頭,又轉頭拍了拍曹紫萱的手背,饒有興趣地說道:“那就一起嘗嘗吧?!?br />
    那曹紫萱則極溫順地點了點頭。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