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遺孤

    九轉星君和羅剎帝二人修為都極為不弱,他們能順利穿過入口,都在肖羽的預料之中。

    原本進入墓府的有一百多人,可現在前來的竟然只有八十幾人,可想而知,剩下的二十幾人應該都在幻仙獸的毒霧中喪生。

    和眾人相比,六耳鼠和大和尚來的時間最晚,而且兩人灰頭土臉,顯得極為狼狽。

    六耳鼠更是滿臉陰沉,向是隨時都會發怒的樣子。

    只是,當對方看到肖羽在人群中出現時,原本陰郁的臉上瞬間出現笑容。

    “肖羽道友,我就知道你沒事,看到你真是太好了?!?br />
    對方的聲音里滿是驚喜,接著一晃就來到肖羽身旁。

    大和尚在看到肖羽的時候,面色突然變得極為難看。

    原本對方就是將肖羽當做棋子,隨時都要為他們檔子彈,不想對方竟然如此命大,在幻仙獸手中活了下來。

    肖羽本就在等六耳鼠,因為對自己來說,他還有不少價值。

    “本事不高,所以全憑運氣。

    六耳鼠,你可是找了一個好幫手!

    這次我命大,下次不知還能不能活下去,我真是找到兩個好隊友?!?br />
    肖羽言語中滿是譏諷之意,認誰都能聽出來。

    所謂泥菩薩還有三分火氣,自己本想救大和尚,卻反被對方推入幻仙獸的毒陣之中,這讓他如何不氣?

    所以過過嘴癮還是很有必要的,在接下來的行動中,肖羽還需和這二人繼續前行。

    六耳鼠何其聰明,他既然能將大和尚帶上,對方就有自己的利用價值。

    所以目前來說,肖羽還不適宜和大和尚翻臉。

    聽了肖羽的話,六耳鼠不由有些尷尬,對方本是領頭人,隊伍中出現這樣的人,他理應站出來伸張正義,不想最后還是縱容此事的發生。

    現在被人抓到把柄,讓他一時百口莫辯。

    “肖道友可是大能者境界的強者,那區區幻仙獸的怎能擋住你?

    那和尚肉眼凡胎,不知你的真正修為,我已經將他好好訓斥了一頓。

    若不是他對我們還有些用處,我早就將他逐出隊伍,然后和別的人結盟?!?br />
    六耳鼠上前靠了靠肖羽,露出了非常親近的動作,適宜他莫要生氣。

    對方雖然沒有向自己道歉,但肖羽也只能點頭默認了此事。

    “我希望這樣的事不要再發生,幸虧那幻仙獸只是幼年,若是碰到成年的仙獸,恐怕我命休矣?!?br />
    說完,肖羽拍了拍身上長袍,而后看向后方那滿臉尷尬的大和尚。

    大和尚此時也有些愧疚,雖然他懷疑肖羽來這里只是做一顆棋子,但他之前那樣做的確有些不對。

    別人要救自己,自己還恩將仇報將他推向火坑,這在別人看來,就是忘恩負義。

    “阿彌陀佛,道友實在抱歉。

    貧僧做事糊涂,讓道友受驚了,這里有一瓶佛門丹藥,還望道友能摒棄前嫌,莫要掛懷?!?br />
    大和尚雖然臉上滿是歉意,但心中卻對肖羽有些記恨。

    若是肖羽死亡,他還能讓別人不抓住把柄,可現在自己兩邊不是人,還讓人心中記恨。

    肖羽看著大和尚那尷尬的表情,心中一陣冷笑,但臉上卻沒有一點記恨的樣子。

    “佛陀無需自責,在下若是連一只幻仙獸都對付不了,那還有什么臉面在這墓府中行走?”

    肖羽這話,讓大和尚臉上表情頓時精彩起來。

    他就是被幻仙獸的毒氣追的四處逃竄,所以才拉肖羽墊背,現在肖羽這話就是在譏諷他連一只幻仙獸都對付不了。

    六耳鼠在旁邊也聽出了弦外之音,但對方沒有一點感覺不對之處。

    而且對方還很鄭重的看著佛陀說道:

    “我們三人是一個整體,希望以后這樣的事不要發生,不然別怪我不客氣?!?br />
    六耳鼠的話,大和尚還是非常重視的。

    在對方看來,六耳鼠的修為在三人中最強,而且對方的身體堪比仙寶,這讓大和尚有些畏懼。

    “貧僧一定不在做那種傻事,二位請放心?!?br />
    大和尚雖然心中不滿,但面對六耳鼠不得不服軟。

    既然話都敞開說了,大家就將心中恩怨暫時放下,然后聚在一起,再次商量如何進入二層墓府。

    “等會進入的時候,你二人在我左右,我會將你們的身體護住,不讓雷電讓你們分毫?!?br />
    六耳鼠看著遠處的漆黑入口,極為自信的道。

    “只要不驚醒麒麟,進去還是很容易的。

    肖道友雖然只有玄仙境的修為,但能戰敗幻仙獸,也并非凡人。

    三人同時進入目標太大,我看還是分次進入,這樣即便碰上危險,大家也能互相幫忙?!?br />
    大和尚滿臉笑容的道。

    對方雖然肯定了肖羽的修為,但明顯想在這里看肖羽出丑,所以才說出分批進入。

    上界人都知道,佛門的金剛不死之身可以避開萬邪,即便天雷沖擊,而上仙卻沒有那樣的本事。

    三人中,六耳鼠的身體堪比仙寶,佛陀又有金剛不死之身,只有肖羽一人最為虛弱。

    肖羽自然聽出對方是要針對自己的意思,所以笑了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和六耳鼠道友同路,閣下隨后如何?”

    能保留一份體力,肖羽自然不會傻的拿出全力,六耳鼠的身體堪比仙寶,和對方同行自然要安全許多,肖羽也樂意這樣做。

    “好,就這么定下了?!?br />
    和尚還沒有說話,六耳鼠就第一個點頭同意,這讓和尚剛到嘴邊的話又縮了回去。

    去往墓府二層的階梯處不斷傳來雷霆之音,每一次雷電聲音響起,都伴隨著麒麟的呼嚕聲。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幕府二層,肖羽幾人也蠢蠢欲動起來。

    此時在肖羽他們周邊,還有三十幾位強者,大家多半處于觀望狀態。

    “走……”

    當麒麟的又一次呼嚕聲停下之后,六耳鼠一把抓著肖羽的胳膊,就向著入口處飛射而去。

    另外一邊,準備靠近入口的兩位上仙看到六耳鼠這個動作,忙又停了下來,因為他們的修為和六耳鼠相比,還要相差甚多。

    大和尚站在后方,他看著六耳鼠和肖羽的背影,眼中寒光閃動。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