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李金銘:“大家放心吧,我跟只只以及顧師兄……,”下意識打出‘顧師兄’三個字之后,李金銘想了想還是將其刪掉改成了小顧總。

    須叟后,在粉絲群里各執一詞的‘知了’們都看到了來自群主最新的消息。

    李金銘:“大家放心吧,我跟只只以及小顧總從大學開始就是同學了,他們從大學開始便認識相愛了,婚姻生活也很和諧,至于樂華樂園,是我和只只一起去的,營銷號發的最后一張照片里,那個站在只只和沈庭辰中間的人就是我?!?br />
    “啊啊啊真的嗎?你們是大學同學,好羨慕群主啊……?!?br />
    “之前懷疑只只的人現在看到了吧,只只是無辜的,她是被當做槍使了……?!?br />
    “我又去看了下那張照片,雖然虛了,但是感覺群主也是個很好看的女孩子哦……?!?br />
    “是沈庭辰想要炒熱度嗎……?!?br />
    “……?!?br />
    安撫好了群里的粉絲們,李金銘又急忙給吳只只打過去了電話,吳只只像是一直在手機前等著似的,很快就接了起來。

    “我看到你在群里的消息了,謝謝你金銘?!?br />
    “我們之間說什么謝謝,”李金銘不喜歡這么見外,頓了頓,決定還是要告訴吳只只,“倒是你的助理,碰到了這種事情怎么能不做回應呢?!?br />
    吳只只也是這么想的,她現在對于果子真的是越來越不滿意了,什么‘沒關系,你最近沒有曝光率,這樣倒也能刷下存在感’、‘我覺得沒必要做出解釋,倒顯得我們有鬼’、‘清者自清就好’。

    呸!

    “那我現在要怎么辦?”

    “你這樣……?!?br />
    ——

    ——

    吳只只和沈庭辰的熱搜在微博掛了一個下午,終于在凌晨一點鐘的時候,網友們看到了吳只只的回應。

    吳只只:沒有相約,沒有關系!

    配圖又加上了兩張照片,一張是她和李金銘以及沈那的合照,不過除了她,另外兩人的臉都拍上了馬賽克;另外一張是他們三人的門票。

    兩個成人一個小孩,由于成人門票都是需要驗證身份證的,所以,門票上也赫然印著吳只只和李金銘的名字。

    小孩門票沒有那么的麻煩。

    只是簡簡單單八個字,兩張照片,就再一次成功的引起了轟動。

    凌晨兩點,這座城市里大多數的上班族和學生黨都已經休息了,可是,追星族卻始終在第一線待命,

    但凡只要為吳只只設置了特別關注的網友,在睡夢中都不約而同的收到了微博提醒。

    你關注的@吳只只發表了新的微博,快去看看吧。

    之前的熱搜,‘知了’們為了不給無知之中招黑,不敢說

    話,但現在她站出來回應澄清了,那么身為她的粉絲是一定要跟愛豆站在統一戰線的。

    于是,凌晨兩點鐘,自從吳只只發送了澄清微博之后,評論里開始出現有組織有紀律且隨處可見的‘知了們’。

    “我就知道,他們正在事業上升期怎么可能搞這種幺蛾子,相信你……?!?br />
    “姐姐為什么還不休息啊,這都凌晨了,再不睡可是會有皺紋的哦……?!?br />
    “所以說,好事網友真的太喜歡瞎瘠薄操心了,我們好著呢……?!?br />
    “只只最近都沒有節目,還要帶著她,真是煩人……?!?br />
    “早點休息啊姐姐……?!?br />
    “兩點了還不睡,是一直糾結怎么回復到現在嗎?哈哈哈哈哈……?!?br />
    “莫名的有點萌,沒有關系,不接受捆綁,某男明星請潔身自好……?!?br />
    “……?!?br />
    看著剛發出去的微博受到了這么多粉絲的關注,吳只只又是驚喜又是感動。

    這樣就能證明自己跟沈庭辰并不是真的約會了吧?

    這么想著,吳只只心里輕松了許多,一想到那么多人因為自己大半夜的又從被窩里爬起來回復評論,心里有些不安

    急忙自己回復了一下自己,讓粉絲們早點休息,得到他們‘嗯嗯’的回應之后,這才放下心來。

    第二天,吳只只的澄清微博再一次被各大營銷號送上了榜單上,但是這一次,評論再也不是一家之言了。

    ‘知了們’非常硬氣的懟了回去,他們現在可是有證據的,怕個卵子??!

    熱搜事件至此終于告一段落了,吳只只長吁一口氣,摸了摸沈那的腦袋,安慰道。

    “沒關系,已經解決了,”昨天微博鬧得那么大,沈那自然也是知道的,今天一早起床情緒就不太對了,吳只只覺得,她肯定是在擔心自己,于是就想著先跟她報備一下。

    沈那心里是開心的,可是面上也不想表現出來,一把打掉覆在自己腦袋上的手,十分傲嬌的和吳只只保持一些距離。

    心口不一的:“誰管你啊,我只是剛睡醒心情不好罷了,你可千萬不要太自以為是了!”

    “好好好,是我想多了,”哼,也不知道是誰睡醒一看到那些對自己不利的熱搜,就立刻去翻大廳的垃圾桶去找樂華的票根。

    不過既然她不想那么直白,吳只只也不愿意逼迫著她。

    莞爾一笑,抬頭看了眼家里的鐘表,吳只只眼睛緊張的瞇了起來,急忙催促沈那。

    “快快快,要到時間了,拿起書包,我們快去學校,”她立刻自沙發上坐起,著急的手足無措的,急忙就要往門口趕去。

    卻被沈那冷靜的叫住了,“拜托,今天是周末誒,誰要去上學??!”

    “今天是周末?”吳只只反問。

    沈那翻了個白眼,轉身,理都不想再理吳只只了。

    吳只只茫然的撓了撓腦袋,急忙跑到沙發上撿起剛才被自己著急的落下的手機,點開日歷之后才確認今天確實是周日沒錯。

    可是……。

    “周末你起這么早干嘛?”原本還在疑惑司機怎么今天這個時間還沒有上崗,吳只只十分的后知后覺。

    樓上傳來踢踢踏踏下樓的聲音,一分鐘之后,冷著臉的沈那再一次出現在吳只只眼前的時候……背上已經多了個粉色的小包包。

    “今天要去舅舅舅媽家里?!?br />
    “啊……,”要去見李思喬了嗎?可是一想到自己昨天還出了那檔子事情,吳只只就有些怯怯的。

    婆婆要是質問自己了怎么辦,她要怎么解釋……,啊對了,這不是有小家伙兒在呢,她可是自己的人證!

    想到這里,吳只只再一次放心,“我跟你一起過去!”這句話被她吼的氣勢磅礴的,沈那不耐煩的捂住耳朵,一臉嫌棄的看著她。

    “你當然要跟著一起過去了,不然誰開車送我?!?br />
    “走了,”吳只只不由分說,拽起沈那的手臂便出門了,沈那嫌棄的想要撥開她的手,可是胳膊又怎么可能拗的過大腿,最終還是逃脫不了被塞進副駕駛的命運。

    吳只只開車雖然不快但勝在穩妥,顧家別墅不算太遠的路被她開了足足兩個小時才到目的地,下車的沈那揉了揉惺忪的睡顏,又打了個大哈欠。

    好不容易早起一天,沒想到又在車里睡了個回籠覺。

    保安早在吳只只的車子進別墅的時候就通知了傭人,傭人上報顧辛塵和李思喬,早早的大廳準備好了招待他們的東西。

    故而吳只只和沈那牽手進來,第一個迎接她們的就是站成兩排的傭人們齊聲聲的‘歡迎?!?br />
    吳只只不太自在的聳了聳肩,正好碰到從后院里走過來的吳只只,兩人對視一眼,吳只只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沈那先一步開口了。

    “舅媽!”打了個招呼,又即刻松開了吳只只牽著自己的手,蹦蹦跳跳的沖著李思喬的方向撲過去,并一把抱住了李思喬的腰際。

    李思喬哈哈一笑,回抱住沈那,一邊伸手示意站成兩排的傭人們下去忙自己的事情,另一邊又招呼著吳只只去沙發上坐。

    吳只只乖乖坐過去,李思喬攬著沈那一齊坐過來,顧家一向都不打開的電視機因為沈那的到來也提前準備好了。

    坐下之后,吳只只有那么一瞬間不知道要說些什么的時候,視線不由自主的轉移到了電視劇上,是想從電視上找到一些共同的話題的,可是,當看到電視上依然在重播著之前那期《不可能的挑戰》,吳只只臉上的血色一瞬間全部消失。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