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紅妝

    外面發生的事,崇文帝很快就知曉了。

    他嚇得面色蒼白,帶上秋秋立刻回宮去了。

    他從傍晚到天明,忐忑不安,提心吊膽。

    到了早朝的時辰,他反而又躺到了龍床上,明黃的錦被蒙住頭,不肯去早朝。

    他怕啊,他怕毛元玖已經把這件事說出去了,他怕早朝之上一群御史言官指責他行為失德。

    也不知過了多久,有內侍過來催促,說是定國公讓來問問,陛下是否龍體不適。

    崇文帝心中一驚,年少時他常常裝病不去上朝。

    可是現在他不是小孩子了,做為帝王,他是不能病的,即使病了也不能讓人知道!

    他立刻坐起身來,沉聲說道:“上朝!”

    朝堂如故,群臣如故,兩派還在爭吵,有人捶胸頓足,有人口沫橫飛,蕭長敦和毛元玖還像往常一樣,一言不發。

    沒有人提起昨天的事情,御史沒有,毛元玖更加沒有。

    只是和平時不同,散朝后蕭長敦沒提廷議的事,毛元玖也沒有。

    難得沒有廷議,崇文帝松了口氣。

    他問毛元玖:“毛愛卿,燕北之事可有定奪?”

    毛元玖道:“依臣愚見,楊勤和燕北郡王這兩方都是無旨出兵,意味不明,朝廷不如按兵不動,看看他們究竟何為?!?br />
    這倒是和他手下的那些人是不同論見,他手下的人恨不得朝廷出兵,幫著燕北郡王把楊勤碎尸萬斷。

    崇文帝雖然有些奇怪,可是卻又竊喜起來。

    他這樣問,其實就是試探。

    毛元玖神色不變,言語中絲毫聽不出對自己有任何不滿。

    崇文帝放下心來,回到乾清宮,秋秋乖巧地過來給他按摩脊背,昨天回來得匆忙,又是一夜未眠,此時的崇文帝只覺渾身酸軟,青蓮公子是習武之人,雖已對他百般憐惜,可還是把他弄痛了。

    想到昨日種種,崇文帝雙頰酡紅,像有無數只小手輕柔地搔弄著他的身體,他的心。

    “秋秋,你說毛元玖為何會只字不提呢,也不知道毛大公子如何了?!?br />
    秋秋柔聲輕笑:“陛下為何會有此一問呢,您是陛下啊?!?br />
    是啊,他怎么竟然忘了,他是皇帝??!

    毛元玖怎么敢對他不敬。

    毛元玖不敢,毛家不敢,當初若不是他網開一面,毛家早就像楊家一樣,被滿門抄斬了。

    不過就是讓他們犧牲掉一個女兒而已,朕給他們的恩寵更甚于前。

    毛元玖又不是傻子,為了這份恩寵,昨天的那件事,他不但不會提,而且還會隱瞞下來。

    想通這些,崇文帝神清氣爽,又想起與青蓮公子的萬般纏綿,便琢磨著要想個法子把青蓮公子接進宮來伴駕。

    他想起毛大公子身邊的阿鸚兒,阿鸚兒文武雙全,玉樹臨風,可惜只能當個外室養著,不能與毛大公子長相伺守。

    青蓮公子比起阿鸚兒更加出色,端的是位風華絕代的人,若僅是把他當成外室,那和小倌堂子里的那些又有什么區別,分明就是沾污了他。

    可是他不是閹人,想要把他接進宮來難度甚大,可若是給他一個官職呢?

    一個能夠時時刻刻叫來伴駕的官職。

    崇文帝開始仔細琢磨起來......

    下朝之后,毛元玖叫了內閣的人去了毛府,繼續商議朝堂上沒有議完的事。

    同時,蕭長敦也叫了自己的人回了國公府,就在國公府的外書房里,繼續議事。

    從這一天起,散朝之后御書房里一片安寧,就連文華殿也只有幾個書吏和內侍,閣老們不但不在御書房廷議,也不在文華殿辦公了,他們不在,定國公蕭長敦當然更不去了,他有舊疾,他身體不適,當然是回府去了。

    毛元玖當然知道蕭長敦在府里議事,蕭長敦也知道毛元玖日日開小會,兩人心照不宣,偶爾還會相互派人過來知會一聲,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沖突。

    自從崇文帝重回朝堂之后,這還是第一次如此和諧。

    在府里的時間變得多起來,蕭長敦常?;嵩詬鎰?。

    一日,陽光明媚,蕭長敦忽然發現了一件事,往常這個時候,總有一群群的麻雀在陽光下啄食,今天怎么不見了?

    他看到地上還有一顆顆小米,他向前看去,就見在那片灑著小米的空地上面,廡廊下趴著一團金黃。

    再仔細一看,是一只貓。

    沈彤的那只貓,來府里坐客的大桔子。

    是因為有這只貓在,麻雀們才不來的嗎?

    蕭長敦來了興趣,走到桔子身邊蹲下身來,桔子警覺地坐起身,虎視耽耽地瞪著他。

    “你叫桔子是不是?我們府里的麻雀呢,都讓你吃了嗎?”

    “喵嗚?!?br />
    “你承認了?你為何要吃雀兒?”

    “喵嗚?!?br />
    “你這是殺生,殺生要砍頭的?!?br />
    “喵~”

    桔子伸出毛茸茸胖乎乎的爪子,給了蕭長敦一巴掌!

    “你這貓,怎么打人?”

    蕭長敦話音未落,芳菲就跑了過來,這丫頭來得太巧了,蕭長敦甚至懷疑,她一直躲在旁邊看熱鬧。

    芳菲一把抱起桔子,對蕭長敦道:“國公爺,您一大把年歲了怎么還欺負小貓呢,您看它多可憐啊,小可憐兒,吃不飽穿不暖爹媽又不在連自小疼它的小姐也走了,哎喲喂,誰能下得了狠心欺負它呀?!?br />
    蕭長敦......

    “你叫芳菲是嗎?國公爺問你幾句話,你若是能答上來,國公爺賞你吃魚?!?br />
    芳菲看看懷里的桔子,一時沒有弄明白,國公爺的魚是賞給她的,還是賞給桔子的。

    “國公爺,奴婢和桔子都喜歡吃清蒸魚,魚湯也行,要清淡?!?br />
    “好,就清蒸,國公爺問你,你家小姐可還有親人在世上?”

    芳菲歪著腦袋想了想,臨來國公府時,小姐叮囑過她,若是蕭長敦問起她的身份,只管實話實說,到了今時今日,沒有必要再隱瞞了。

    芳菲道:“有啊,小姐的阿娘和弟弟、妹妹都在?!?br />
    “都在?他們在何處?為何一直沒有提起?”蕭長敦的眼睛亮了起來。

    其實在楊蘭舒說起遺詔之前,他對沈彤的身世并沒有太多猜想,沈家的養女而已,十有八、九就是不知從哪里抱來的孤兒。
{ganrao}